cheerego.com

since 2003 .nov:8067228

leaf




背著相機,四處遊走,歐洲夏季的長日到了晚上八點天色都仍帶著微光,我只好每天耗到接近午夜才願意回家。多年前第一次一個人到巴黎旅行,一切都如此新鮮,彷彿街頭上的任何事情都與我有關。我帶著觀光客的傻氣,和一探究竟的心情,學習當一個道地巴黎晃遊者,有目的與沒有目的常常相互交融相互抵銷,說不清自己去了哪裡,就是盡情浸泡在混亂隨機所帶來的驚喜。有一天坐上地鐵,但那天地鐵的氣氛很奇怪。年輕男女大家好像說好了,都穿上相同顏色的衣服,跟我在相同的月台等車,好像要去同一個地方,但他們互相並不交談,於是我放棄本來計畫的行程,好奇心讓我決定尾隨他們。隨著每一站上車的藍衣人越來越多,原本心照不宣的他們,漸漸開始躁動,氣氛分秒激昂起來。突然車門一開,毫無心理準備,這股藍色人潮瞬間湧出車廂,我被人群推擠沒有機會看見自己身在何方,也搞不清這是哪一站,只能隨擁擠人群不斷聚集,被夾進地鐵通道,被推上階梯,最後被送出地鐵站。哇!凱旋門矗立在我眼前。 

 一出地鐵站傳來四面八方鼎沸的喧鬧聲,與車廂裡蓄勢待發的聲音有所不同。遊行隊伍也一樣穿上相同衣服,只是他們穿的是紅色衣服,表情跟緊繃的藍衣人比起來,滿是盡情宣洩過後的放鬆神情。紅衣人臉上畫著紅綠線條,頭上戴著紅綠帽子,有人吹奏管樂,車輛集體狂按喇叭,小孩被扛在肩上,寵物被套上披風,重機播放重節奏音樂,這一切看來好像又不是遊行,是故意癱瘓凱旋門前的香榭麗舍大道,一旁的警察也束手無策。我被歡慶的節奏感染但一頭霧水,觀察一下仍不得其解,詢問一旁的陌生人,再發了簡訊問台北的朋友才知道,哦,原來這是葡萄牙人在慶祝世界盃的分組賽,他們贏球了。 

 天啊,我在巴黎遇到世界盃。 

 隨後我走進附近的餐館,決定跟陌生人一起看球。當晚是法國跟巴西的賽事,所以我在車廂裡遇見的那些氣勢凌厲的藍衣人,就是準備出門觀賽的法國隊支持者。我心中其實是支持巴西隊,但整個酒館都是法國球迷,我只好努力調整心情。沒多久身邊一個年輕活潑的黑人湊過來揶揄我,『喂!你該不會是支持巴西隊吧?』我遲疑了一下沒回答,他說你要是支持巴西隊,我就要叫老闆趕你出去。玩笑中帶著幾分認真,不過酒館裡的人大概都已經醉了,即使球賽才剛開始。所幸後來巴西輸了,在最後贏球的關鍵,整個酒館真是鬧翻了,大家不分青紅皂白擁抱,親吻,我也被不明人士抱了又親,讓我踉嗆逃走。到了街上,巴黎彷彿陷入革命暴動,揮舞法國國旗,香榭麗舍大道旁噴水池裡,不分男女躺滿全身濕透的人,有人舉著火把,有人圍著圈跳舞,這些景象都好似我在美術館看到的名畫一樣。即使是原本該安靜的小巷,也不時傳來成群結隊歌唱鬼吼的人,到處都有擋路亂停的汽車,砸碎的酒瓶,和倒地不醒的人。沒有一個角落不落入狂歡,吶喊聲好似希望暫留今夜的喜悅,永無止盡。我終於見識到為足球瘋狂的民族,激昂的真實景象。 




昨夜巴西對上克羅埃西亞,在最後延長賽奇蹟般地進了兩球,備受矚目的巴西球員內馬爾在場內抱頭痛哭,我坐在餐館角落,也跟著流下眼淚。我想到那些在地鐵穿著球衣的民眾,那些在酒館,在街頭,準備好所有裝備等待慶祝的人們,全世界的注視,家鄉親友的期待,一定讓場上的球員倍感壓力。更別提龐大的賭金,和民族榮辱。這晚我剛好路過台北某個地方,門口小黑板寫著世界盃足球直播,我毫不遲疑推開門走進去,一樣是一個人,和一群全然陌生的人們一起看球,時光彷彿又回到那年夏天,好似揮霍不盡的長日也像值得慶祝的每個漫漫長夜,永遠炙熱,永遠年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