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ecember 7, 2016
後真相 post truth

看見作家張鐵志分享的文章,有感而發:

2016年牛津字典把『後真相』做為年度詞彙,大意就是,比起情緒,客觀事實已經漸不具影響力,也可以這麼說,就算有求證的能力,人們還是更傾向只相信自己願意相信的。

 

 

我徹底體會人們對客觀事實無動於衷,是今年年中我的展覽展出時,不管參與的所有單位說破嘴這是一個多元跨界,結合科技與人文創作的展出,看過展覽的民眾拿出照片,寫了長篇心得文,還是有人只願意相信謠言,說這是一個只有安全帽跟馬克杯的展。過去可能會有一種論述,公眾人物因為名利雙收,若被謠言或未經查證的新聞傷害,也是他們應得的懲罰,是選擇這個工作必須付出的代價,不抱怨解釋是共識也是潛規則,否則就陷入另一層得了便宜還賣乖的道德批判,有理更說不清。但現在,計程車司機,學校老師,路邊攤老闆,高校女生,轉眼似乎任何人,時時刻刻都有機會變成全民集體情緒的出口,被當成集體獵殺的女巫,被推上祭壇變成祭品。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出現的獻祭,往往是被一雙看不見的手,懂得操作這種情緒的手指揮,把大家過苦日子又無處發洩的情緒,引導到一個焦點被模糊的議題,讓人們在相同的邏輯循環,消耗自己的能量,磨損智商,變得更輕易繼續被操縦。

 

 

年底婚姻平權終見曙光,但漫天都是光怪陸離的謠言,為了合理化自己支持的信念,不惜引用無稽的,無法被驗證的,失去基本語言邏輯的論點,驚訝之餘也只能當作飯後的笑談。12/10,我想鼓勵身邊的朋友,如果你有空,除了費心拆解那些早已引用失當的比喻,回應招式難看的太極,當天可以去凱道散散步,看看真實的人,真實的面孔,表達自己對未來的期望,如果你不能去,也別忘了在後真相的年代,最珍貴的真相,不能再冀望媒體,也不該被謠言屏障,必須得由你自己來發現。